最新消息:恭喜:“诸葛菁JF”博客,在6.1这个普天童庆的日子里,上线啦~~~~

专项债新规对有色贵金属行情的影响

贵金属行情 诸葛菁JF 79浏览

根据发行主体,执政党的债务分为中央执政党债务(国家债务)和地方执政党债务(地方债务)。地方执政党债券是地方债务融资的主要表现之一。根据还债资金的来源,地方执政党债券可分为普通债券和专项债券。
普通债券是指非营利性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执政党(包括经省级执政党批准批准发行自发债券的执政党)公益项目,并同意在一定时期内主要支付普通公共预算。本金和利息的本金。
地方执政党专项债券(以下简称专项债券)是指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执政党(包括经省级执政党批准批准的执政党)。 (对于具有一定收入的公益项目,发行自营债券),执政党债券,其中规定与公益项目相对应的执政党资金可以在一定时期内支付特殊利息。专项债券采用记账式固定利率计息形式,期限为1年,2年,3年,5年,7年和10年。它是通过综合考虑项目建设,运营,回收周期和债券市场情况而合理确定的。但是,7年期和10年期债券的发行总额不得超过特殊债券年度发行量的50%。
除了发行地方债务融资外,诸如城市投资平台和购买力平价等隐性债务曾经是地方执政党重要的融资渠道。隐性债务理论不属于当地执政党的债务,主要是通过违规操作(例如非法抵押,签发承诺书)可伪装成债务(伪PPP,打包入执政党购买等)。自2014年以来,一些地方执政党官员为取得政治成就而过度借款。通过地方融资平台,PPP项目,执政党投资基金的建立以及执政党购买服务,它们掩饰了甚至违反了法律法规,并形成了大量隐性债务。当时,基础设施的发展速度很高。
2017年7月24日举行的政治局会议将地方债务以外的违规行为定义为“隐性债务”。随后,中央政府采取了许多措施来预防和解决地方执政党的隐性债务。当地执政党的表外融资渠道已关闭。在这种情况下,包括地方债务在内的预算资金已成为地方执政党的重要筹资渠道。
当前,国内经济受到国外的双重压力的影响,基础已经成为支撑底层经济的重要手段。但是,自2017年引入新的资产监管规定并禁止资产负债表外融资以来,当地执政党的资产负债表外融资渠道受到限制。基础设施建设增速大幅下降。自今年年初以来,执政党意图通过特殊债务扩大基础设施投资的意图显而易见。
首先,在6月10日《关于做好地方执政党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新政策允许将特殊债务用作基本建设项目。
其次,在9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建议不将专项债务资金用于土地储备和房地产相关领域,债务互换和可以完全商业化的工业项目。按照规定,将提前释放2020年新增的专项债务。 2019年新增地方特殊债务限额为2.15万亿元,第二年额度在新增地方债务限额60%之前发布。第四季度特别债务的批准和执行,特别是对基础设施项目的需求,不仅影响到钢铁期货市场,而且影响到所有金属市场。
从商品的角度来看,特殊债务更可能通过影响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及其相关的分配比率来影响有色金属需求。
对有色金属的影响主要是通过观察建筑物,运输和家用电器对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需求的变化。特别债务对锌的影响更大,因为建筑和运输占锌消费量的很大一部分,约占70%。其次是铝,建筑和运输占55%。如果电网投资不考虑特殊债务的影响,那么影响铜需求的建筑,运输和家用电器仅占35%。在镍方面,对不锈钢的需求更加分散,特殊债务的直接影响相对较小。
特殊债务对有色金属的影响可以从以下两个角度进行讨论。
首先是总体特别债务规模变化的影响。总特别债务的可用规模变化主要反映在2018年剩余的特别债务和可以在2020年提前释放的新增地方债务中。
尽管从前几年的价格状况来看,只有少数地方会使用前一年剩余的特殊债务金额。由于地方执政党的特别债务主要集中在2019年之前的下半年,因此地方执政党的债券发行缓慢,因此无需使用上一年剩余的特别债务。但是,今年的执政党特别债券是提前发行的。截至8月31日,专项债券剩余余额近0.15万亿元,预计9月底前发行。因此,如果第四季度没有可用的债务,则可以考虑使用上一年的剩余金额。 2018年专项债务余额为1.2万亿元,主要集中在北京(约3500亿元),上海(约1300亿元),江苏(约500亿元),广东(约500亿元)和四川。发达地区,如500亿元人民币)和山东(近500亿元人民币)。
综上所述,2019年地方特殊债务限额增加2.15万亿元,次年额度在新增地方债务限额的60%以内。在这种情况下,2020年提前发行的特别债务总额高达1.29万亿元。特别债务配额将优先于今年冬天和明年春天发行使用率较高的地区和具有建设条件的地区。预计南部受冬季建设影响的地区将更可能获得批准。如果该比例为50%,则第四季度可以在2018年获得批准。当年的特殊债务余额约为6000亿元。
2019年前8个月,专项债券发行规模为年度配额的93.3%,平均每月2500亿元。这样,仍然是按每月2500亿元的平均规模计算的。从2019年9月至2019年12月,将使用2018年的余额,到2020年可提前分配的额度为8500亿元。更大的可能性将超过此范围。应当完成全年基础设施投资的目标。第二是特殊债务结构变化的影响。特别债务的重点项目包括:铁路,铁路运输,城市停车场,城乡电网,天然气管道网络和储气设施等交通基础设施,农业,林业和水利等生态和环境保护项目,城市污水和垃圾处理,职业教育和育儿。民生服务,例如医疗和养老,冷链物流设施,水和电热以及其他市政和工业园区基础设施。
涉及有色金属的主要项目有:交通运输设施,城乡电网对能源项目的投资,以及与房地产有关的项目,包括工业园区的基础设施。由于尚未确定实际的项目批准配额和比率,因此很难衡量特定的需求变化。目前,通过6月至8月项目比例的变化,后期道路等运输设施的建设可能会得到明显改善,棚屋和土地储备项目的下降将转移到其他子项目中。项目,但某些项目(例如工业园区的建设)本质上仍是房地产建设。因此,此类项目仍被收集到房地产相关项目中。从2019年9月开始,特殊债券在基础设施中的比例将增加。从今年下半年的情况来看,1-6月道路相关比例从1-5月提高了6%左右,棚改革和土地储备项目有所减少,但其他项目的变化不明显。
在后期,运输设施的增长是否可以超过房地产相关项目下降的影响,值得关注。由于交通设施中的铜,铝和锌以及与房地产相关的需求比率分别为0.45%,0.83%和0.47%,因此预计铝将由交通设施推动以带动更多需求,其次是锌和铜。锌在房地产建设中所占比重最大,受影响最大,房地产相关项目比重的下降可能会影响整体需求。对铜的需求主要投资于电网。当前的能源项目所占比例很小,预计在后期将有有限的增长。预计对色贵金属行情铜的影响不会很大。有必要注意后期相关项目是否会大量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