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恭喜:“诸葛菁JF”博客,在6.1这个普天童庆的日子里,上线啦~~~~

贵金属投资优势-中国的肺炎疫情影响对于美国制造业而言亦并非利好

贵金属行情 诸葛菁JF 32浏览

2020年1月份内外盘贵金属价格涨跌不一,且黄金表现好于白银。具体来看,截止1月31日收盘,外盘COMEX黄金期货本月上涨4.62%,收于1593.4美元/盎司,盘中高点一度突破1600美元/盎司,创六年新高,COMEX白银期货本月上涨0.61%,收于18.030美元/盎司。内盘沪金主力本月上涨1.21%,收于350.72元/克,沪银主力本月下跌3.25%,收于4288元/千克。由于受春节休市以及前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的影响,1月份内盘贵金属价格表现弱于外盘。

总的来看,1月份外盘贵金属(尤其是黄金价格)价格大幅上涨主要受到全球避险情绪升温的刺激,具体而言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1月3日凌晨,美军一架无人机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附近炸死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这一事件震惊全球,导致美伊之间关系剑拔弩张,全球资本市场避险情绪急剧上升,贵金属价格大幅上涨;后续随着美伊之间紧张关系降温,贵金属价格亦高位回落。而到1月下旬时,由于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全国呈蔓延扩散之势,投资者担心疫情扩散对中国乃至全球经济造成巨大负面冲击,全球股市(尤其是亚洲股市)均出现恐慌性下跌,避险情绪再度升温,贵金属价格再次拉高。展望后续贵金属价格的走势,本文从全球避险情绪、美国宏观经济基本面以及持仓数据等方面进行分析。

自1月23日肺炎疫情形势变得严峻以来,全球资本市场均出现了大幅波动,尤其是亚太市场。具体来看,截止2月5日收盘,A股、恒生指数、日经225、韩国综合指数以及道琼斯工业指数累计分别下跌了7.57%、4.71%、2.20%、3.94%、1.04%,全球各大股指均从此前恐慌时的低点有所反弹。

贵金属投资优势-中国的肺炎疫情影响对于美国制造业而言亦并非利好

从目前的最新的情况来看,肺炎疫情尚处于发病的高峰期,包括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的人数均呈较快速度增长,尚未达到峰值。但由于各个地区目前已经采取了严密的隔离措施,全国疑似病例的发病人数增长已经得到控制,疑似病例新增人数已经低于确诊病例新增人数。钟南山院士此前判断,在有效的隔离措施下,此次疫情有望在未来10天至两周左右出现高峰。贵金属投资优势与此同时,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团队在武汉公布了两种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有效药物,分别是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而美国吉利德公司正在研发中的瑞德西韦,也被认为是目前很有希望治疗此次肺炎的全新药物。中国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已正式受理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申请,令该药物可用于中国的治疗试验。

在多方面的共同努力下,市场对于疫情蔓延趋势得到有效控制的信心也在上升。从全球股市近几个交易日来看,资本市场的恐慌情绪已经大幅下降,避险情绪降温带来了全球安全资产价格的回落。

但我们认为疫情仍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一方面从短期来看,目前人群中仍然有相当数量的未隔离病毒携带者。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蒋荣猛表示后面可能还要出现一个潜伏期,2月6日是第一个潜伏期,再往后算是2月20日。而国内此次春节多地延期到2月9日复工,因此,在2月8日-9日全国或将会迎来一波返工的高峰期,届时全国范围内人口将再次迎来一轮流动大潮,这也极大的增加了病毒在人群中再次扩散的风险;另一方面,从中期来看,此轮疫情对国内一二季度宏观经济将产生较大负面冲击,而中国制造业在全球经济当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疫情造成的负面冲击大概率将通过全球产业链传导到其他经济体,这对本已增长乏力的全球经济而言无疑会造成更大压力。这种不确定性将对全球货币政策预期产生较大影响,从这一点上看,2020年全球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偏宽松的概率比较大。

整体来看,近期公布的美国12月份和部分1月份经济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偏正面。一方面,整体来看,美国2019年第四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初值录得2.1%,高于预期值。同时,美国制造业也有复苏迹象。数据显示,美国1月ISM制造业PMI实际公布50.90,预期48.5,前值47.8。其中制造业新订单指数和产出指数均大幅超出预期。且12月美国失业率仍然维持50年的低位,仅为3.5%,劳动参与率为63.20%,亦处于历史高位,美国国内就业市场仍保持强劲态势。正如此前我们在提及的观点,即全球贸易格局改善叠加美联储2019年三次降息将在2020年对美国经济(尤其是美国制造业)产生积极影响。

目前来看,贵金属点差这种积极的影响仍有待进一步确认。原因在于:首先,美国制造业人才短缺情况较为普遍,企业招到合适的熟练技工难度不小,这与美国长期制造业空心化不无关系,且短期内难以克服。其次,波音公司从2020年1月期暂停生产其最畅销的737 MAX飞机,这给美国高端制造业的增长带来了严峻挑战,甚至将会削弱美国2020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再者,中国的肺炎疫情影响对于美国制造业而言亦并非利好。中美分别在全球制造业产业链上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此次疫情无疑将会对国内制造业造成较大负面冲击,而这种冲击大概率也将通过制造业产业链传导到美国,进而对美国制造业的复苏造成影响。

尽管如此,受美国制造业景气度好转刺激,美元指数和美国利率水平纷纷走高。美元指数已经回到98整数关口上方,而国债收益率也低位回升。美联储方面目前正持续跟踪观察2019年三次降息以及全球贸易格局改善对于美国经济的影响。2020年初美联储官员们重申美国经济和货币政策都处于“良好位置”,美联储可能会在全年保持稳定的利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此前也表示,未来的货币政策走向依然取决于美国经济增长,同时联储也会将就业和物价稳定考虑在内。但FED-WATCH数据显示,目前市场认为6月前降息一次的概率达到了58%,而在今年年底之前降息2次的概率则达到了60%。

因此,美国制造业、就业和消费是否能够保持目前的良好势头是后续美联储降息与否的重要参考。此外,中国肺炎疫情对于美国经济是否存在影响也有待观察。我们认为随着肺炎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短期对于贵金属价格的边际影响减小,而贵金属价格亦将取决于未来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宏观经济基本面如何演变。

截止到1月底,COMEX黄金非商净多头占比为78%,创COMEX黄金期货上市以来新高。与此同时,全球最大的黄金ETF-SPDR持仓量为912.58吨,自1月初低位持续上升。黄金期货以及ETF持仓数据表明目前黄金仍然处于多头市场,市场对于黄金热情较高。截止到1月底,COMEX白银非商净多头占比为43%,处于历史中位值附近。与此同时,全球最大的白银ETF-SLV TRUST持仓量为11269.19吨,较2019年8月底历史高位显著下降。由于白银的工业属性占主导地位,在当下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预期下,白银工业需求萎缩,市场更为看好黄金的投资价值。